首 页 产品简介 活动动态 最新新闻 文化建设 联系我们

最新新闻

宋氏三姐妹:晚年隔海相望葬礼互不参加

发布日期:2021-10-25 02:33   来源:未知   阅读:

  宋氏三姐妹间的亲情,笔者相信大家都看过不少。但是,讲到晚年的三姐妹,特别是她们在国共内战结束、蒋介石退踞台湾之后的情况,相关文章就很少了。

  1944年7月9日,宋霭龄与宋美龄乘坐同一架飞机前往巴西治疗荨麻疹。宋庆龄到机场送行。7月16日,在写给杨孟东的信中,宋庆龄这样说道:“上星期天我的姐姐和妹妹乘C-54去里约热内卢。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大的飞机,就像是一节普尔门式卧车车厢。我希望她们的荨麻疹能治好,到秋天就回来。”、

  然而,宋庆龄万万没有想到,这次送别竟是自己与大姐的永别。9月,宋霭龄从巴西去往美国,1946年便正式定居美国了。

  1947年6月15日,宋霭龄写信给宋庆龄,告诉她自己感到病情很严重,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她在信中写道:“作为妹妹,你一直是那么的和蔼和可爱,我想要你知道现在我比以前更喜欢你了。如果我有生命不测的话,请记住我非常爱你。”

  1948年11月28日,宋美龄由上海乘机赴美,为正在国共内战中苦苦挣扎的蒋介石争取美援。就此,她也永远离开了中国大陆。

  1949年5月19日,宋美龄写信给宋庆龄:“最近,我们都经常想起你,考虑到目前的局势,希望你能平安、顺利。”而这封信,也成了宋美龄与宋庆龄之间的最后一封通信。

  1950年1月13日,宋美龄抵达台北。自此,宋氏三姐妹天各一方:宋庆龄在中国大陆,宋霭龄在美国,宋美龄在中国台湾。

  此后,宋庆龄和宋霭龄之间还有过书信往来,但似乎只有一次。1957年,宋霭龄接到宋庆龄的信,请她尽快回国相聚。这封信很有可能是通过朋友带去的。因为宋霭龄同时收到了宋庆龄的礼物。

  在战争时期,每个人的精神都是紧绷着的,亲情很容易被淡化。可一旦进入和平时期,这些思念便会渐渐涌上心头。

  在1966年的一天午餐后,秘书张珏陪宋庆龄散步时,宋庆龄突然问到:“你有兄弟姐妹吗?”张珏说:“有的。”她又问:“几男几女?”张珏答道:“三男三女。”宋庆龄听罢,不由轻叹一声,说道:“我和你一样,也是三兄弟、三姐妹。可是,我却无法和他们通信。”说完,她目视远方,若有所思。

  1969年2月,宋家六兄弟中年纪最小的宋子安因脑溢血在香港去世。遗体运回旧金山,在大教堂举行追思会。追思会上,除了宋庆龄因“事”未到达之外,宋家兄弟姐妹悉数到场。

  此时,中美关系正在悄悄地发生变化。双方都在寻找时机,打开国与国之间的铁幕。1970年秋,美国政府提议与北京建立热线,总统尼克松也首次使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来称呼中国。

  1971年4月6日,在日本名古屋举行的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中美球员间的一次偶然接触,成为了解决两国外交僵局的契机。四天后,九名球员、两名家属、四名职员,外加十名记者受到邀请,成为1949年以来第一批正式踏上中国大陆的美国人。

  据香港《文汇报》称,尼克松和基辛格为了进一步推动中美两国的外交进程,通过一位与宋子文有关系的美籍华人,同时邀请在中国大陆的宋庆龄、在台湾的宋美龄以及留居美国的宋霭龄三姐妹前来纽约参加宋子文葬礼。

  收到邀请后,北京当天便回电通知美国:“宋庆龄副主席赴美参加宋子文的葬礼,由于中美尚未建交,没有直达航班,现在通过美国航空公司联系专机,经伦敦飞美国。”

  同一时间,美国总统尼克松也得到了消息:宋霭龄将参加胞弟的葬礼;宋美龄已经乘坐专机由台湾启程赴美。

  然而事与愿违,事情突然出现变故。宋美龄在抵达夏威夷后,突然接到了蒋介石的急电,请她暂不要飞往纽约。至于蒋介石为何这么做,《纽约时报》随后便做出了报导与解释:“蒋介石夫人今天本来要到纽约参加她哥哥的追思礼拜。但是,昨天获悉中国大陆可能派她姐姐到此之后,她取消了行程。”

  就在宋子文葬礼的前一天,北京方面也通知美方,由于包租不到专机,宋庆龄副主席不能应邀赴美参加葬礼了。美方立即把宋庆龄不来奔丧的消息通知孔、蒋两家,希望大姐宋霭龄、小妹宋美龄能打消顾虑赶来参加葬礼。但由于担心是“统战陷阱”,宋美龄索性掉头飞回台北。而宋美龄此举,也导致了居住在美国的宋霭龄的犹豫。

  为了等待宋霭龄的到来,宋子文的葬礼由上午改到下午,但三姐妹仍然在葬礼上全体缺席。5月1日,五百余人参加了在纽约的宋子文的葬礼,但参加葬礼的亲属,却只有宋子文的遗孀张乐怡、三个女儿和二弟宋子良。而宋氏三姐妹也失去了最后一次团聚的机会。

  宋氏三姐妹中最早谢幕的是大姐宋霭龄。1973年10月19日,她在美国纽约病逝,享年83岁。

  宋庆龄的身体也是一年不如一年,多种疾病的折磨,常使她痛苦不堪。然而,越到晚年,她对宋美龄的思念也越发强烈。

  一次,宋庆龄将她收养的警卫秘书的女儿隋永清叫到身边,指着一张照片上的宋美龄问:“你看看这是谁啊?”隋永清说:“不认识。”宋庆龄告诉她:“这是我的妹妹。”

  晚年的宋庆龄常会想方设法个通过各种渠道与宋美龄取得联系,希望她能回来。一旦有了一线希望,宋庆龄就会非常高兴。她告诉身边的服务人员:“我妹妹可能要回来了,你们在接待的时候要注意...”交代得很仔细。过了几天,听到新的消息了,她又沮丧着说:“可能我妹妹回不来了。”

  在宋庆龄病危之际,她的亲属朋友聚集在北京,围拢在她的身边。大家都知道,宋庆龄最牵挂的还是她妹妹,于是决定发电报到纽约,把病情的严重情况告诉宋美龄,希望她能回到中国,在姐姐去世之前再见一面。

  几天之后,宋庆龄亲属收到了来自宋美龄的复信,内容十分简单:“把姐姐送到纽约治病。”家属们对宋美龄的这个反应大为吃惊,宋美龄甚至没有在电报上签署自己的姓名。

  5月30日,宋庆龄治丧委员会发表公告:“孙中山先生夫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名誉主席宋庆龄同志不幸于五月二十九日二十时十八分在北京逝世。”公告发出后不久,治丧委员会又向在台湾和海外的包括宋美龄在内的亲属发出邀请,希望他们来祖国大陆参加丧礼。但是,宋美龄还是没来。

  宋美龄为何没有参加宋庆龄的葬礼,真的是她冷血无情吗?并不是。据香港《百姓》半月刊报道:接近宋美龄的人士透露,1981年5月下旬,她在得知宋庆龄病危及逝世的消息时,曾几次流泪,并未二姐向上帝祷告。

  1996年,宋美龄99岁了,她对陪在她身边的宋子安的儿子宋仲虎说:“你也晓得,我的姐姐走了,哥哥弟弟也走了。我不晓得为什么上帝还留我在人间。”宋仲虎陪了她一个星期,每天她都会提起这同一个问题。

  过了百岁生日之后,宋美龄身边的工作人员发现,她每天增添了一件事,就是浏览相册。看着宋家全家福的照片,她对工作人员说:“我的父母、大姐、二姐、哥哥及两个弟弟的形象,像天上飞驰的彗星,常在我的脑海里闪现。他们一个个都到上帝那里去了。”

  2003年10月24日,三姐妹中的小妹宋美龄,以106岁高龄告别了人世。她活得并不轻松。远去的亲情给她留下了美好的回忆,但更多的是悔恨和煎熬。

网站首页 产品简介 活动动态 最新新闻 文化建设 联系我们